通风管道
味道太大“一闻就头晕呕吐”!业主很苦恼

发表时间: 2023-12-17 19:15:46 文章出处:通风管道

  (以下简称《规定》)正式施行,如今已有半个月。新规实施后情况如何?在基层实际应用中,相关规定的执行还存在哪些难点?对此,南都记者走访广州市内多个商住混合区,采访居民、餐饮商户了解情况。记者在走访中发现,《规定》的实施过程中,无论是受油烟异味困扰的居民,还是经营餐饮店铺的商家,都任旧存在一些要解决的问题和某些特定的程度的疑惑。

  油烟扰民、修建违反相关章程的建筑占道经营、污水排放……海珠区佳兴大厦的业主向南都记者反映,他们所在楼栋为商住一体楼,每逢傍晚,楼下餐馆在炒菜、备菜时都会有浓浓的油烟味。据业主观察,这些油烟管道直接向上、向外排放,风一吹,这些气味就会盘桓在走廊、楼栋里,久久无法散去,“一闻就头晕呕吐。”

  业主们从管理处拿到大厦原本规划图和首层商铺的平面图,他们发现,首层商铺的设计使用功能是市场、商场,并未设计专用烟道。根据《规定》第十条:禁止在居民住宅楼、未配套设立专用烟道的商住综合楼、商住综合楼内与居住层相邻的商业楼层内新建、改建、扩建产生油烟、异味、废气的餐饮服务项目。业主们认为,规划中的“商铺”区域不能够满足明火餐饮的营业条件,楼下的餐馆属于违章使用煤气明火经营。

  为此,记者致电大厦管理处,确认了佳兴大厦是商用综合楼,但该大楼在建设时期只设计修建了住户使用的排烟管道。

  为进一步了解情况,记者前往佳兴大厦实地走访。一家经营小馄炖的餐饮店老板正在厨房忙活,听闻记者的来意,立马停下手中的活与记者交流起来。谈到业主们认为“楼下餐馆属于违章使用煤气明火经营”,他明白准确地提出反对。他认为,有没有专用烟道应该由政府部门定义,自己已经办下了营业执照,且一直以来本分经营,没有被禁止的道理。

  记者继续询问了其他两家餐饮店,店铺负责人及工作人员都表示,厨房安装有进化设施。但谈到排烟专用烟道,对方显得比较困惑:到底具体怎么才算合规?他们表示,店铺此前已经转手好几家,自己搬来时就已设置了排烟管道,并且默认厨房有专门的管道排油烟便是专用烟道,“也没有政府部门因为我们没专用烟道而认定排放不合规。”

  关于专用烟道的设置规范,《规定》第十五条是这样表述的:专用烟道油烟排放口设置高度及与周围居民住宅楼等建筑物距离控制应当符合标准要求,排放口朝向应当避开易受影响的建筑物或者人行通道,严禁封堵、改变专用烟道和向城市地下排水管道排放油烟;加装专用烟道具体标准和程序,由市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门制定后向社会公布。

  也就是说,当下的规定只为餐饮店设置专用烟道划了一个大致范围,具体的布置标准和方式,尚未明确。

  记者还走访注意到,在《规定》施行之前,由于城市发展的历史原因,以及“专用烟道”等相关措施缺乏明确指引,基层部门在有关问题的管理上,也有较大弹性空间。例如,有餐饮店铺因开设在未配套设立专用烟道的商住综合楼下,就被环保部门要求停止经营。但对于停业要求,店铺负责人也有话想说。

  住在天河区华景新城锦苑的郭女士向南都记者反映,8月初,楼下新开了一家烧烤店,每天晚上,烤肉的油烟都会飘上业主家阳台,飘进室内。“一家人被烧烤味呛得难受,只能把南面的阳台关起来。”有业主拍下自家空气净化器的异味警报发到业主群,呼吁邻居们一起投诉,要求烧烤店整改或搬离。

  8月21日晚,记者来到华景新城锦苑。被业主们投诉的烧烤店不在居民楼内,而是在距离居民楼约20米外的一排两层商铺里。除了烧烤店,商铺里还有拉面馆、粤菜馆等餐饮业态,仔仔细细地观察不难发现,各家餐饮店几乎都在门楣上方设置了一个长方形出风口,在出风口外可以隐约嗅到烹饪油烟的味道。

  烧烤店负责人曾先生和记者说,他们于7月底开始营业,初期接到业主投诉后,迅速购置了一台油烟净化器,“这个商铺没有高空排烟管道,我们买净化器花了2.8万元,也想过把油烟排到下水道,但被物业拒绝了。”曾先生还和记者说,被业主屡次投诉后,天河区环保部门以及棠下街道执法办的工作人员都曾到店里查看情况。

  棠下街道执法办曾在8月18日向烧烤店下达《责令整改通知书》,指出该店“在居民住宅楼、未配套设立专用烟道的商住综合楼以及商住综合楼内与居住层相邻的商业楼层内新建、改建、扩建产生油烟、异味、废气的餐饮服务项目”,已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要求他们停止违背法律规定的行为。

  但《通知书》上要求他们停止违法行为,并且没有提出其他整改要求,“环保部门口头和我们说,意思是让我们搬离这里,不要做烧烤了。”曾先生对此不能接受。他认为,起初租下这间商铺时,房东与物业都没有反对他们做烧烤,办理营业执照时,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到现场核查后也顺利下发了执照。如今自己为店铺投入20多万元,刚开业就要走,不应该自己一方承担损失,“我们也愿意配合改造,不想扰民,希望能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随后,南都记者致电华景新城锦苑物业提出采访,但物业公司未予回应。棠下街道执法办一名工作人员则表示,确有接到市民对该烧烤店的扰民投诉,正在推进问题的解决。

  在调研中记者还了解到,一些餐饮店后厨都采用进化设施,将餐饮油烟净化后再排放,餐饮商家们认为如此处理过的排放物已然是“无污染、无气味”。那么,安装进化设施就能无忧排放吗?排放的气体真的能达标吗?记者正常采访发现,被餐饮店油烟侵扰的居民大多以自己的呼吸感受为判定标准,“如果还能够闻到油烟,那就是排放不标准。”因此,居民与餐饮店常常陷入矛盾与争执。

  六运小区地处广州最繁华的天河南商圈,往北是体育中心,南边是珠江新城,周边坐落着多座大型购物中心。这里虽名为小区,但人流量大、商业气息浓厚,住宅楼下开了很多沿街商铺。与周边的商业中心相比,六运小区的店铺更具有“烟火气”。这里有简朴的小吃档、小饭馆、便利店,也有众多的精品咖啡馆、潮牌服饰店、独立书店等。

  但这里的烟火气也让不少小区业主“烦恼”。一位年近六旬的大爷向记者诉苦,自己在这里住了二十多年,眼见沿街商铺逐渐繁华起来,餐饮店铺越开越多,一到傍晚,油烟味弥漫着整个小区,“老问题了,每到下午四点以后,油烟直接往外排,味道十分浓重,投诉了很多次却一直没什么用。”另一位阿姨则指着对面楼下开着的一家韩国料理店,“经常被楼对面的烧烤店油烟味刺激,傍晚的时候味道最浓。”

  记者走在底层商铺的人行道上,也确实可以感觉到浓浓的“烟火气”,同时注意到多家餐饮店排烟管道大部分为低空排放,排烟口直接对着街面。

  一家餐饮店老板和记者说,关于居民投诉的油烟味,从装修店铺开始就有收到过投诉。但他只能向居民解释,关于后厨的排烟管道设计及装修都经过部门审批,合格后才开始施工,同时厨房还安装了油烟净化设备。

  随后,记者又采访了另一家开着大排档的餐饮店,对方老板重复着上述话语,并表示:“我是直接排到街面的,但都是经过净化设备过滤后再排出去的。”而面对居民所说闻到的油烟味,其则表现出对立情绪,“这我有什么办法?能做的我都做了。”

  《规定》第十七条明确,排放油烟的餐饮场所应当安装与其经营规模、烹制工艺相匹配的油烟净化设施并保持正常使用,或者采取其他油烟净化措施,使油烟达标排放;产生异味的餐饮场所还应当安装异味处理设施并保持正常使用。但油烟达标排放如何才算达标?《规定》并未详细解释。

  有街道办工作人员和记者说,平时收到居民反映油烟问题的投诉,一般需涉及多部门联合处理。其发来的一份油烟污染办理情况报告数据显示,居民投诉油烟问题后,生态环境部门通常会申请委托第三方检验测试的机构对被投诉的餐饮店铺油烟排放进行仔细的检测,并以检测结果为参考,处置被投诉的餐饮店。

  一边是居民投诉和执法机关对于油烟排放的高标准、严要求,另一边,个体餐饮营业店主也有自己的焦虑——油烟净化排放成本并不低。

  “(高空排放)需要拉烟管到楼上,以前我们光环保这一块就花了10万块。”朴先生是海珠区江南西商圈一家烤肉店的店长,在接受记者正常采访时,他表示如果场地前期没有配套设备,餐饮店后期想要实现高空排放油烟,存在不少困难:“排烟管要拉到顶楼,而且要经过每一层住户的同意,只要有一家不同意,就难以推进管道铺排。”

  朴先生的店铺所在的商场楼上就是住宅,这样的商住一体建筑在市内很常见。尽管商场设有专用的油烟排放管道,但随着餐饮业态的升级,排烟管道也会因硬件落后而遇到尴尬。去年,为了整改油烟排放问题,朴先生将烤肉店歇业了半个月,“因为商场只有一个排烟管道,但商家太多,高峰期油烟压力太大了,排的效果不好。所以我就额外花几万块钱买了净化器,在店内先完成一道油烟过滤。”

  记者调查发现,市场上有不少企业为餐厅提供专业的油烟净化器,能够过滤餐饮产生的油烟,并且售价不菲,一台价格通常要数万元。那是不是装了净化器,就可以无忧排放了呢?朴先生和记者说并非如此。

  从朴先生的角度来看,安装净化器再将油烟排放出去,属于“低空排放”的行为。他也曾采取过低空排放油烟的措施,但仍对周围居民造成影响,最后还是采取了更高成本的高空排放办法。“因为低空排放的话,尽管净化器显示过滤效果达标,但实际还是会有异味散出。一旦居民投诉,不管装的净化器是否达标,商家都会被要求停业整改。”朴先生还透露称,在其与监管部门的沟通中,部门也多次要求他们加装高空排烟设施,“加装高排基本是餐饮油烟整改最有效也最主要的要求了。”

  在江南西商圈,记者确实看到不少开设在居民楼一楼的餐饮店,在楼体加装了直达楼顶的排烟管道,整条管道采用钢材拼接而成,垂直攀附在居民楼上。朴先生也表示,加装高排设施成本巨大,执行困难,对商家来说无疑是一项非常重的负担,希望监管部门考虑商家的难处,提供更多扶持和政策指引。

  刘阿姨(化)住在六运小区已有三十多年了。她和记者说,除了油烟,噪音和卫生环境也让居民们不堪其扰。一到营业时间,楼下餐馆用话筒、扩音器之类的设备叫号、播放餐馆广告语。刘阿姨曾经和其他居民们一起和餐饮店沟通过噪音问题,“但他们(餐饮店)说我们没觉得多大声,其实楼上居民都听得特别清楚。”

  刘阿姨还和记者说,自己亲眼看到餐馆的人员将生蚝、菜类放在地上清洗;附近的地面上覆盖着黑色的油污和脏水;垃圾也就堆放在后厨周围的空地上,异臭严重,容易滋生蚊虫,给老鼠、蟑螂等提供了温床。刘阿姨家住六楼,据她描述时不时有老鼠窜上高层进入家里。

  而在城中村,油烟排放以及衍生的噪音、卫生问题更甚。以天河区石牌村为例,周边的商业发展使其居住人口极度密集。记者观察到,这里不同餐饮店的排烟方式各异,很多餐馆都将门面处设置为烹饪的地方,产生油烟的厨具上都设置了银色的抽油烟机,烹煮过程中油烟直接被吸入油烟机内;部分油烟机联通的排烟管道直接依附墙面,向上排放;也有部分排烟管道沿着墙面向城中村里面延伸,难以找到最终的排放口位置。

  住户马先生向记者描述,附近有一家烧烤店,烟管直接围绕住宅楼设立,除了会闻到油烟以外,排烟管道还会产生震动从而引发噪音,严重影响了居民们的睡眠环境。最近两年内,马先生不断进行投诉反映,但是都没有正真获得明确的回复。

  《规定》第四条明确,市生态环境主管部门负责本市餐饮场所污染防治的统一监督管理,并组织实施本规定。市场监督管理、水务、规划和自然资源、住房和城乡建设、商务、公安、城市管理综合执法等部门和消防救援机构按照各自职责做好餐饮场所污染防治工作。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和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依职责协助有关部门做好本区域内的餐饮场所污染防治工作。

  但对于执法,也有街道办工作人员表达了难处,称辖内因餐饮选址不当导致油烟扰民的问题较为突出。还有工作人员表示,不好管理的原因涉及属地经济发展与群众对居住环境高要求的矛盾,“不太好一竿子打死。”

  海珠区江南西作为一个热门的商圈,片区不少老式居民楼底层都被商家租用开设餐厅,在这样“商住一体”的建筑里遇上油烟气味的骚扰,如果没有正真获得合理的改善,势必会对居民的生活造成困扰。不过,在餐饮业与居民多年融合共生下,记者看出,一些居民与商家也逐渐开始寻找相互体谅、相互依存的方式。

  江南西某居民楼业主曾太太反映,她在家中常能闻到楼下店铺烹煮产生的气味,“连晒在阳台上的衣服都是油烟味。”她和记者说,自己曾经投诉过楼下一家面包店的油烟排放问题,投诉过后油烟味确实少了许多,但她也不知对方是怎么样改进问题的。谈到《规定》的实施,曾太太相当抱有期待,“希望商家能按照规定更规范地去操作和经营。我们也可以理解做生意不容易,但希望商家经营的同时做到不要扰民。”

  居住在一家饭店楼上的老伯和记者说,“商家也会关照一下街坊,(居民楼)过道上的路灯就是老板主动铺设的。我看他(老板)已经尽力了,对我们影响也不是很大,有时候看到白烟就关一下门。”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张思琦 魏志鑫 实习生 姚楚翘 罗铱珊返回搜狐,查看更加多